厨卫售后装置首选鲁班抵

厨卫售后装置首选鲁班抵

外贸新手做的是厨具配件

外贸新手做的是厨具配件

厨卫配件品牌排行榜

厨卫配件品牌排行榜

佛山市顺德区赛诺斯厨卫

佛山市顺德区赛诺斯厨卫

厨卫市集前景怎么

厨卫市集前景怎么

亚洲厨卫城 置佳寰球广场

亚洲厨卫城 置佳寰球广场

浙江乐瑞厨卫兴办有限公

浙江乐瑞厨卫兴办有限公

厨具坏了留着用好吗

厨具坏了留着用好吗

厨卫门型材用什么材质好

厨卫门型材用什么材质好

97_错婚厚爱_家奕_看书啦

  荣翰丞开了门大步冲上楼,书房的书墙全被推倒,千余本书乱七八糟散落在地,堆得厚厚一层层,原本放了书架的墙面被敲碎。

  荣翰丞冲进书房时来不及扶起地上的妻子,转头目光转向墙面就怔住了,目光瞬间瞪大了眼,下意识转身将书房门带上,阻止上楼的警察。

  警官那脸色立马跟见了亲爹似地,那酒市场上得上千块银子才能拿到吧?那烟也得花上好几大百才能拿到一条吧?怪不得头儿那么巴巴儿的供着这尊佛呢。

  车子离开后荣翰丞即刻转身往楼上走,荣母这时候正好回来,荣书琴和厨房的下人都在。

  她们就是跟警车擦身而过,那边出门,这边进门,同时的,自然就能看到荣翰丞的身影。

  荣翰丞回头看了眼回来的家人,没出声,转身上楼,楼上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声。

  家里人所有人都围在了书房门口,看着满地狼藉的书房,荣母抬眼看向书墙,当家面色惨白一片。

  “别怕,没事,我在,没事了,别怕。”荣翰丞抱着关佳人的头在她脸上亲着,轻轻顺着她的头。

  醒来是在荣翰丞发现干尸下楼阻挡警察之后,荣翰丞并没有看到就杵在门后的庞然大物。

  荣翰丞出去时,关佳人刚好醒过来,虚合着眼睛看着移动的双脚,那物朝她走来,看了她一会儿又转向书墙。关佳人在后面轻轻爬起来,搬着椅子从后面狠狠砸了过去。

  连连后退,看清楚了掉落在地的只是个类似箩筐的东西,当即板着椅子朝地上的人砸去。

  扯着荣翰丞的袖口,让他看地上的东西,怪不得有两米多高呢,原来是这人头顶了个大篓子,不想让人被发现,所以要用一块大黑布盖起来。

  “是。”刘婶往一边撤,伸手撑着的后面的台面稳住身形,“少奶奶,你是最聪明的人,不是你,太太藏在荣家的秘密永远不会被人发现,哈哈哈……”

  下意识就想推开所有书架看个究竟,看到墙体中真有意外她是不是总算松了口气?

  如果不是荣家怪事连连,忽然让她莫名其妙在书房醒来,她也不会怀疑这里面藏着什么秘密。

  刘婶忽然大笑着,笑声落后脸色忽然愤怒异常,指着跌坐在门口的荣母,怒声质问:

  “她是谁?问问那位贵气富太太就知道,她当年把谁杀了,又是怎么毁尸灭迹的……哈哈哈,我在荣家八年,找了八年终于找到姐姐了……”

  “那还得问你的好母亲了,当年荣太太是如何跟她的女儿荣书琴杀了我姐姐,又怎么把尸体神不知鬼不觉的砌进墙中的?”刘婶笑得诡异慎人,指着瘫坐在地上的荣母大笑着。

  “是那个贱人活该,是她该死,插足别人婚姻,是她咎由自取,她死不足惜……”

  荣起山年轻时候外面女人是真不少,少年成名,踩上了越战的尾巴,莫名其妙立了大功,带着赫赫战绩回青城,一夜之间成为万千少女趋之若鹜的英雄少将。

  荣起山并没有安分过几天日子,就开始在外面花天酒地。荣母闹也闹了,求也求了,可依旧拉不回丈夫的心。

  荣起山就是个多情的男人,现实版的段正淳,处处留情。对荣母倒不是不好,只是不能专情于一人。

  荣起山外面有多少女人,荣母从来不过问,刘婶姐姐出现之前并不是没有人出现在荣母面前要她让位的事,只是刘婶姐姐更嚣张霸了。

  荣起山俨然跟刘婶姐姐在外面过起了起居度日的日子,刘婶姐姐找上门的时候,女儿都成年了,跟荣书琴同岁,巧了还是荣书琴最交好的同学。

  这件事对荣书琴打击很大,不是被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双重背叛,荣书琴哪会疯狂到看到刘婶姐姐出现就起了杀念?

  当年的事情,对荣书琴刺激太大,如今荣书琴成天神经兮兮,无疑是受了当年的影响。

  刘婶姐姐当年跟荣起山在外面过了近二十年的夫妻生活,和他们的女儿一家三口,倒是幸福温馨。

  并且这二十年来,荣母都没有发现,只以为丈夫收敛了,外面有关他乱七八糟的传闻越来越少。

  容器生与刘婶姐姐组成三口之家的同时,并没有疏忽荣家,在刘婶女儿之后还跟荣母生了两个女儿,老四荣书琴和小女儿荣书棋。

  刘婶姐姐的出现是荣母和荣父彻底决裂的祸根,当荣父再一次回到荣家,荣母直接将他与外面女人在国外的结婚证摔在他脸上。

  楼上书房的那一排华丽气派的古玩装饰墙、就在那次两人吵架中销毁的,荣起山答应跟刘婶姐姐断绝关系,请求荣母看在他们多年的夫妻情分和几个孩子的面子上,不要起诉他重婚罪,不要让荣家迎来灭顶之灾。

  怎么动手的,谁先动手的,荣母已经忘了,荣书琴当时没控制住,拿着水果刀扎进了那女人心口。

  鲜血狂涌的同时,荣书琴当场就受了刺激,荣母一般敲打着荣书琴镇定,一边跟满身鲜血的刘家女人撕扯。被女儿捅了一刀,她们已经脱不了干系,荣母也红了眼。

  人是被荣母用椅子砸死的,脑浆迸裂,血液横流。杀了人荣母也怕啊,可她要安抚近乎崩溃的女儿,自己就得镇定下来。

  书墙的秘密是荣母一手而成,刘家女人被砌进了墙,怕尸体腐烂变臭,荣母用了不少除湿的石灰砌在墙内。这是为什么近十年的尸身成了干尸的原因,与空气隔绝,少了会腐烂失身的细菌,在经过漫长的时间之后,成了如今的尸骨现状。

  刘婶在荣家呆了两年才问出当年确实有个美艳的女人来过荣家,最后一次在书房。下人并没看到那女人离开,但太太并没有说家里还有客人。

  荣家媳妇,前面两位,其实真的挺冤,胆子太小,精神失常有一部分原因是自身心理素质太差,加上荣母被人利用,刘婶背后使坏,荣家前两任媳妇都被送进了特殊医院治疗。

  至于关佳人一开始的噩梦连连,那是因为她的食物被刘婶动过手脚,一些令人产生错觉的药粉,对人身体危害也不小。

  第一次无缘无故在书房醒来,是关佳人在自己卧室就已经陷入昏迷,荣翰丞离开房间后,不过五分钟关佳人就已经失去知觉。之后便在荣家人毫无察觉下,刘婶将人扛上了三楼书房,伪造成怪异现场。

  阳半仙能让荣母深信不疑,也少不了刘婶的功能,不是刘婶,阳半仙哪能算到荣家的点点滴滴?还真成仙了不成。

  阳半仙的出现是让刘婶成功隐藏了起来,让荣母深信是她自己害死的人回来索命。

  关佳人吓得大叫,荣翰丞却在这同时起手抄了把椅子朝刘婶砸了过去,人直接被撞到在地,半天没爬起来。

  “怎、怎么办?”关佳人还没从荣家陈年旧事中回过神来,就被眼前的一幕给强烈的刺激到了。

  “荣翰丞,怎么办?”关佳人慌了神的大声问男人,急得原地跺脚,又不敢上前。

  “报警,赶紧报警,不,叫救护车,我赶紧叫救护车……”关佳人手足无措的出声道。

  “这个妖妇同样也害死了我荣家两条命!”荣翰丞声若洪钟的吼道,声音之大,震得关佳人耳朵发懵。

  荣家有过,有罪,但这些年遭遇的已经偿还够了,葬送的两条无辜性命,他该向谁讨还?

  “妈不安了这些年,书琴也变得神经兮兮的,加上两条无辜的性命和你之前所受的委屈,难道还不够吗?我荣家不欠她们,明白吗佳佳?”荣翰丞双手紧紧握着关佳人的手,目光真挚的望着关佳人。

  “我荣家的罪恶要你来承担和隐瞒,本是不应该,如果可以,我不会让如此丑陋的事情让你知道。可现实已经如此,佳佳,帮我一次,这是我荣翰丞第一次求人。答应我,可以吗?”

  “我该怎么做?对我来说,我只是个外人……我觉得应该报案,荣先生,结果不能由我们来定。双方都有过,交给警方可以吗?”

  “不可以!佳佳,你也有母亲,换位思考下,你会让你的母亲在这个年纪了看着她进去受苦?”荣翰丞坚决反对道。

  “你赶紧把人送医院吧,生命可贵,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去结束别人的生命。”关佳人避开荣翰丞直接走出了书房。

  荣母整个人都憔悴了,在床上躺了一星期才渐渐好转。至于当天再受刺激的荣书琴,依旧是老样子。

  “当时做梦也没想过,我会成为这房子的女主人,这是我的第一个奇遇!”关佳人站在阳台上看着楼下的大好风景说道。

  荣翰丞在她身后站着,其实搬出来单过也挺好,母亲也需要一段时间释怀,他老婆更需要一点时间却忘记。

  “佳佳……”荣翰丞从关佳人身后抱住,微微俯身,低声再道,“得妻如此,夫复何求?”

  错婚厚爱最新章节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,转载至看书啦只是为了宣传《错婚厚爱》让更多书友知晓。